渐进推进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10 19:20    次浏览   >

自贸区升级版的目标是争取到2015年双方双向贸易额达到5000亿美元,到2020年达到1万亿美元,今后8年双向投资1500亿美元。

一年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第十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期间,提出了打造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的建议。此后,经过多次磋商和不懈努力,今年8月26日,第十三次中国-东盟经贸部长会议上正式宣布启动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谈判,意味着自贸区升级版已经从概念走向实践。

从内部基础看,中国-东盟的“黄金十年”已经为升级版营造了良好的基础。2010年1月1日,世界上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最大自由贸易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全面建成。

张蕴岭表示,升级版将提升贸易水平,改变简单的互补性货物贸易结构,推动产业内分工,构建产业链,增加附加价值;要提升投资和服务领域的开放水平,按“负面清单”和“准入前国民待遇”原则谈判开放安排,推动投资和服务的发展;升级版还应深化经济合作,把重点转向互联互通建设的合作,并与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和rcep构建接轨。

第七届中国-东盟智库战略对话论坛日前在广西南宁举行,来自12国的中外代表就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打造中国-东盟自贸区(cafta)升级版展开热烈讨论。与会者认为,在经过“黄金十年”的发展后,中国-东盟经贸关系有了长足发展,而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设目前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需要认清分歧,找到突破口,渐进推进。

马来西亚前驻wto大使苏普若玛尼表示,中国和东盟都有丰富的自然、技术、优势及人才资源,但协作互补不够,未能充分实现共赢。升级版的条款需要增加相应条款,提高贸易投资自由化、贸易便利化以及经济合作承诺水平,以便各成员国充分挖掘市场潜力。比如在贸易领域要减少敏感及高敏感产品清单数量,降低甚至取消这类关税。他还建议升级后的自贸区应启动磋商机制,探讨新的自由化政策,包括服务业和子项目的便捷化服务。政府层面还需要进行战略性干预以弥补降低关税和市场作用方面的不足。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认为,目前中国-东盟自贸区利用率不高,其他限制还很多,交易成本高;投资、服务市场开放度低,障碍很多,产业链构造水平低;许多领域,如知识产权,政府采购,技术与环境问题的开放没有涉及;在改善经济发展环境的努力方面,如互联互通,还存在融资、法规等瓶颈限制。

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升级版谈判已经展开,显示各方政府求同存异的决心。代表们认为,未来东盟经济一体化将为升级版自由贸易区提供新的合作契机,他们同时为未来升级版的谈判积极建言。

从外部动力看,亚太地区经贸格局十分复杂,中国-东盟自贸区将是中国在亚太地区能掌握主动话语权的一个重要平台。

此外,许宁宁还表示,东盟国家内部情况差异大,发展不平衡也将制约升级版的打造速度。一些国家如印尼对开放市场后将会受到冲击表现出担忧。此外,与中国-东盟平行的还有东盟去年提出的rcep,如何协调先后也是个问题。

由于各国诉求不同,与会者对于打造自贸区升级版面临的种种问题进行了充分讨论。

2002年中国-东盟自贸区框架协议签订时,双边贸易额仅为547.67亿美元。2013年,中国与东盟的贸易额已升至4436.1亿美元。中国已经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东盟连续三年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第四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截至今年7月,中国—东盟双向投资累计达到1200亿美元。目前,简单易行的领域放开已经完成,升级版将触及更为敏感和深入的领域,并为未来的“钻石十年”做出贡献。

对此,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算了一笔账,要在短短几年内达到1万亿美元的目标,需要达到年均15%的增速。根据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今年7月发布的2014年第二季度《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季度报告》,今年上半年中国和东盟贸易额同比增长了4.8%。许宁宁认为,由于经济形势不利,为实现万亿目标制造了难题。

泰国正大管理学院国际学院院长、中国东盟研究中心主任汤之敏建议关注中国经济和东盟国家新变化的两个重要背景。他表示,在中南半岛的东盟国家,如泰国、柬埔寨、老挝、越南和缅甸等五国,除泰国较为发达外,其他国家制造业有大量空白,技术工人缺乏,人力资源亟待提高,基础设施缺乏,有开放的紧迫感。中国在老挝、柬埔寨、缅甸有先行优势,但这种优势正在受到来自东盟区内其他国家的挑战。